催眠朋友的姐姐


时间:2020/9/21 1:58:15

清晨的风果然很舒服,给人微微的安抚,然而,独自背着背包向着学校走去的我,心里还是不免有些难过。师父给我一份特別的爱,是他让我有了勇气,有

了信心,让我有了朋友,让我有了催眠的神奇能力。面对着眼前温柔的阳光,也

只好祈祷未来好运。

「文杰!等会儿。」突然一个熟悉的声音闯入了我的耳朵。回头一望,原来

是我最好的朋友其中一个--吴旭。见到他的身材的人就会知道这个人不简单,

180㎝多的身高,强壮的肌肉,古铜色的皮肤,原因是年纪与我们相仿的他,

已是青少年60公斤级的散打冠军了。性格开朗刚强型的那种,平时爱吹吹牛,

出风头,可经常又被我揭穿。每当这时,他都会糗我一句:「催眠师真卑鄙。」

我见他慢跑式的急走过来,脸上还挂着点笑容,猜想他一定又有什么好事,

便问道:「小子,又有什么好事啊?」

他果然又用那句糗了我一遍(由于除了他和另一个好朋友知道我会催眠术之

外,沒有其他的人知道了,所以只有在沒有人的时候他才会大声糗我)。看了看

他神神秘秘的样子,我又追问了一句,他才说:「你知不知道,我们班来的语文

代课老师是个大美女啊!」

我看他表情激动的样子,装做不以为然的说:「那又怎么样啊?」

「怎么样?!」他嘴角露出得意的笑容回答道:「她可是刚刚从师范学院毕

业的。身材和长相就不用说了,而且听说,她温柔的很哦!更重要的是,她大概

只比我们大两三岁。」

「不是吧?」我横了他一眼说:「你不是想打她注意吧?」

这次他沒有糗我,反而笑了笑,拍拍我说:「真是生我者父母,知我者文杰

也。」

看着他那副色相,我也只好默认了。

由于路上耽搁了些时间,到学校时已经迟到了。我们两人踩着铃声冲到教师

门口。的确,那个代课老师是个大美女啊!这时她正在那里做自我介绍。看到我

们急忙的进来,用她那温柔的声音让我们进去,这下让我们更是兴奋,要是原来

那只老狐狸,早就被骂得不成人型了。

坐回到座位的我开始打量起这个美女老师来。由刚才她的自我介绍,知道她

叫王萍。虽说是个十分普通的名字,但看到她那火辣的身材,和那天使的面孔,

真的是蠢蠢欲动的。

今天她穿的是一件白色的连衣裙,虽然有些飘,但还是掩盖不住她那完美的

曲缐。

出神的看了她一会后,我想看看班上会有什么举动。男生就不用说了,各个

都显得比我们还兴奋,而女生也在那里切切私语,好像又在和谁比什么来着,女

人都是这么八卦的。

可却有个人若无其事般趴在檯子上,他就是我的另一个好友--王城隆。他

算的上是个大帅哥,整个人都有股书卷气,和我们年纪相仿的他,已是个音乐高

手,居然会十多种乐器,这也使她成了女生的众矢之的,要是我们三个兄弟一起

出去的话,恐怕回头率最少有百分之九十多啊!

看他那懒洋洋的样子,又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只待到下课的铃声响了,大家似乎还沒有看够的样子目送着美女老师出去,

接着便是一片嘈杂的议论声。我也沒管这么多,来到阿隆(王城隆在我们之间的

称唿)那里。

「小子,谁在这里幹什么啊?大美女都不看了啊?」我调侃道。

只见他慢慢的抬起头,似乎有些睏倦的眼睛望了是我,才用他那特別的声音

对我说:「哪里,有点累了啊!」

这时吴旭也走了过来,一脸笑容的对我们说:「怎么样?说的沒错吧!果然

是个大美女吧!」

「是沒错,但现在阿隆的问题更严重。」我笑骂道。

他看了看又趴在檯子上的王城隆,不解的问道:「喂!阿隆怎么了啊?」

「我怎么知道,你问他啊!」

只听王城隆开口说道:「沒什么啊!」

我和吴旭交换了一下眼色,这时吴旭才一脸抱歉的悄悄对我说道:「哦!对

了,好像是他家小舅妈老是嫌他练琴吵,他老爹又出差了,而他和他妈的脾气你

又不是不知道。

我大概明白了,于是接着问王城隆:「不是吧。沒什么事,你这个大才子会

死猪一样躺在这里?」

「说完了沒有啊!」

「哎~算了,知道你不会讲了。后天,星期六下午我和阿旭去你家可以吧!

我们都知道了,看我们的好戏吧!」

于是他抬起头,望瞭望我们,露出神秘的微笑,好像正等着我这句话。

那天由于美女老师的到来,而使大家十分兴奋。吴旭还拉着王城隆去借问问

题的机会,跟王萍来了个近距离接触(要知道吴旭这臭小子从来沒有主动去问过

问题),之后还在我面前夸她的体香,身材之类的。

或许是因为被大家带着兴奋了,回到家里不觉的有些睏,又见母亲还沒有回

来,便懒的去幹什么事情了,一头栽到沙发上就睡着了。

刚睡了一会,就听到门铃响了几下,本以为是母亲回来了,也就只穿了条内

裤跑去开门,沒想到按门铃的居然是住在我家对门的一个叫姐姐的美女。她叫陈

丽,我平时都叫她丽姐。由于是来我们这里读大学的,所以租了这间我们这里较

小的一个人住。或许是由于从小沒太注意皮肤的保养,皮肤稍带些古铜色外,其

他方面都沒的说,对于她的美丽我早有青睐。

由于睡的迷煳,所以就沒注意太多,看见是她,于是问道:「丽姐,有什么

事情啊?」

她看见我穿的只有一条内裤,所以脸上有些红的回答道:「沒什么,只是我

那里的水龙头坏了,想请你去看看。」

「哦!」我点头答道:「你在这等等,我去拿工具。」

醒来还有些迷煳,我拿了工具,也沒再穿上衣服,便到她家去了,瞭解了一

下情况,便开始动手了。她一直站在我边上看着,而我却边想着边琢磨着她看着

我穿成这样的时的表情。

两三下工夫解决了问题之后,身上身上冒出了汗。

「丽姐,已经基本OK了。还有別的问题吗?」我转过身子去问道。

而这时,她却突然注意到我胸前挂着的生命水晶,不由问道:「文杰,你挂

在脖子上的是什么东西啊?很漂亮啊!」

「生命水晶。」我刚说完才突然后悔怎么说漏了嘴。但此时生命水晶已开始

发出那迷人的光芒,而陈丽却早已完全被那迷人的光芒所吸引住。看着她迷茫的

眼神和那微微发颤的身体,加上原本在我心里对她的感觉,在体内不断攀升的慾

火告诉我,这个女人我要定了。今天,注定了我将注定去尝试人生中的禁果。

于是,我用我那特有的催眠师的声音对她说:「你现在把注意力都集中到我

这里,看着你看到的东西。」

看着他早已迷了心智的眼神,我继续暗示道:「很好,就是这样,继续看着

我的生命水晶,感觉眼里只有这个东西,耳朵里只能听到我说的话,并对我的话

表示服从。」

「是的……我服从……」陈丽呆涩的回答道。

「很好……你现在到房间去……」

「是的……」她毫无表情的回应着我的命令。

我和她来到她的房间,见那少女特有的风格的闺房,心里却多了些赏析的味

道,而那粉红色的床单更是让我兴奋。

「现在,慢慢的脱去你身上所有的东西。」我毫不客气的命令道。

「是的。」只听她的语气是那么的呆涩。而后慢慢的解开她那衬衣的扣子,

露出的是里面是那蓝色的内衣,接着是她的牛仔裤,展现出了她那美丽的双腿。

还有那带花边的蓝色内裤。

我站在边上慢慢的欣赏着她慢条斯理的每个幽雅动作,而裤裆里的东西早已

把裤衩撑得和帐篷一样。

此时,她如同在家里一个人一样,熟练的把她的胸罩取下,一对美丽的乳房

跳了出来,那粉红色的乳头让我是那么的兴奋。她慢慢的褪下她的内裤,那美丽

的黑色花朵立刻呈现在了我的眼前,神秘的三角地带让我的慾望攀升到最高点。

我早已经不住她那身体的诱惑,然而却沒有忘记继续对她的暗示。

「很好,你记住,从今天起我就是你的主人。」

「是!主人。」她顺从的回答道。

「对,你现在是我的女人……是我的俘虏……是我的奴隶……」我命令道。

「是的,主人。我是您的女人……你的奴隶……」

「很好……你现在十分需要的是我的爱,需要男人……你会十分的动情……

而你身上的每一个细胞都会因为我的触摸而感到十分的兴奋。」

我走了过去,嘴里慢慢的说道。早已抑制不住的兴奋让我慢慢伸过手去,轻

巧的玩弄着她那粉红的乳头,只听见她渐渐的发出「嗯……嗯……」的呻吟声,

乳头也开始随着我抚弄而硬挺了起来。

我强暴地吻住她的樱唇,舌头缠住她的丁香小舌,她也生硬的配合着我的舌

头。

我再也忍不住,把她压倒在铺着那粉红色床单的床上,双舌不断的纠缠。我

的一只手依然不停的抚摩着她坚挺的乳房,另一只手慢慢的游动到她的大腿上,

一点点的抚摩直到大腿根部。那黑色的森林早已湿润,我再也忍耐不住,早已昂

立的钢枪立马顶到她的阴唇上面,她也是一阵颤抖。

我的手疯狂似的揉捏她的乳房,慢慢的找到她早已放浪的小穴,兴奋的我早

就沒有了什么怜香惜玉,「扑哧」一声就已插入一半,感觉整条阴茎那完美的紧

握感,让人舒服的喘不过气来。也不知道她是否还是个处女,身子痉挛了一下,

一声浪叫似乎感觉到很痛。

我也不管三七二十一,把她的美臀抬起,一口气插进到那迷人的花心,而她

又是一声那似爽似痛的浪叫。我以疯狂的速度努力的抽插着,而她的美穴也不断

的流出了淫水,呻吟声更是悦耳。

我不断的抽插着,身体的兴奋度随之而不断的攀升,她的浪叫声也是越来越

大,抽插的速度越来越快。

陈丽躺在那里,任由我摆佈着,并渐渐的配合着我的动作。

「啊~~」只听她一声长吟,一股浓浓的淫水喷到了我的龟头上。我也忍耐

不住,将自己的精液完全射到了她的子宫里面。

我把她慢慢的摆平在床上,看着她的身上已渗出香汗,美丽的小穴里随着淫

水,流出了处子落红,想不到她真的还是个处女啊!那双温柔的眼睛依然是一片

迷茫,而多的只有做爱过后的欢娱。

想着这美丽的胴体,希望以后还能品嚐,于是我打算在她的脑子里刻下奴隶

锁(原本师父教我是控制奴隶精神枷锁,太长了,我便省了些)。

于是我把她端正,命令道:「把你的眼睛看着我。」

「是的,主人。」她呆涩的回答道。

「放轻松……感觉十分的轻松,什么都不用去想。」

她的眼神完全被我照住。

「你感觉到你现在十分的幸福,感觉到十分的美好。」

「是的……我很幸福。」

「我是你的主人……你是我忠实的奴隶。」

「是的,我是你忠实的奴隶。」

「很好。以后只要有人对你说『星星童话』,那个人便是你的主人,你将会

完全的服从于他。」

「是的。」

「跟着我唸一遍『星~~星~~童~~话~~』。」

「『星~~星~~童~~话~~』。」

「很好。但如果你违背了,你将感觉到全身都如烈火燃烧……非常痛苦。」

我再次将封印施下:「而当你听到那个人连拍三下掌后,你将甦醒,并且把事情

全都忘记。」

「是的,主人。我将都忘记。」

「很好。你现在去洗个澡后穿上你的睡衣到这里睡觉。」

她很听话的到浴室去把自己洗干净了,然后穿着一件棉布睡衣来到卧室。而

我也在这期间把床上的一些髒物和她的落红给清理掉,以免她以后怀疑。

只见她躺到了床上后两眼闭上,便走进了梦乡。而我也穿好内裤,带着工具

走了,也沒忘记让她在两个小时后醒来。

回到家后,母亲已经回来了,但愿她沒发现什么。在听了我一方解释后,也

沒有问太多。

上一篇:柱子3 下一篇:婚礼上的荡妇